"9·18事變"后國人誓死抵制日貨女人不穿國

 網上推牌九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02 23:00

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,  那里有森林煤礦,  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。

 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,  那里有我的同胞,  還有那衰老的爹娘。

  九一八,九一八, 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,  脫離了我的家鄉,拋棄那無盡的寶藏。   流浪,流浪……  張寒暉:《松花江上》,1932年  九一八事變的爆發,讓中國再次處于危急的存亡關頭。

一曲《松花江上》,刺痛四萬萬國民。 反日情緒空前高漲,各地學生紛紛游行請愿,各地再度爆發勢不可當的抵制日貨運動。

  1931年10月26日的美國《時代周刊》第二次以蔣介石為封面人物,在新聞中,抵制日貨成了重要的報道內容。   在上海,那些敢偷偷摸摸賣日貨的店主,上周受到由反日協會自己任命的中國警察的嚴厲懲罰,哭哭啼啼地被關進臨時設立的監獄。   這些不愛國的商人嚇得說不出話,跪在反日協會審判者面前不停地磕頭求饒。 審判員處以???,懲罰他們賣日貨的罪行,罰金達1萬墨西哥元(2500美元)。

凡是被處以??疃莆蘗χЦ兜牡曛?,就被押進反日協會的監獄,在里面挨餓。 這種怪異的審判,以各種方式出現,公然違法的行為卻在各地得到中國公眾輿論的支持-人類1/4民眾的輿論。 成千上萬的城市與鄉鎮,愛國者匯成一個整體,發出如下神圣的誓言(由中國首都南京的全部師生宣誓過):對著青天白日,對著我們的祖國,對著我們祖先的陵墓,我們全體教職員工和學生發出莊嚴宣誓,只要我們活著,就永不使用日貨。 如果違反誓言,老天可以懲罰我們,別人可以處死我們!  全世界的唐人街紛紛抵制日貨。

在安大略省溫莎市的白人,吃驚地看到400名加拿大華人采取與波士頓茶葉黨同樣的舉動,把價值6000美元的日本茶葉、絲綢和海鮮集中在一起,澆上汽油,由溫莎德高望重的李楓(FongLee,音譯)發表鄙視日本的演講,然后點燃貨物。

在太平洋彼岸,美國航運公司高興地看到日本的公司取消了中日航班,自己則多了生意機會。

  正如《時代周刊》所描述的,此次抵制日貨運動的激烈和全面超過了以往的任何時期,并出現了新的運動傾向:一是民族主義熱情下的準暴力化,二是政府積極參與的制度化。   九一八之后的第十天,北平就舉行了20萬人參加的抗日救國大會,人們燒毀日本商品,要求對日宣戰,收復失地。

同日,南京、上海的2000多名學生上街請愿,沖擊國民政府外交部,外交部長王正廷被學生打傷,后被迫辭職。 其后一月內,超過100個以上的城市都舉行了萬人聚會抗議活動。

在商業和銀行業,抵制日貨被嚴格地實施,上海、廣州等地的銀行斷絕與日本的一切交往,搬運和碼頭工人拒絕裝卸日本貨物,日資企業的雇員被強烈鼓勵辭去他們的工作,否則,就可能遭到毆打。

據當時的《申報》報道,在上海買賣日本產品事實上已是不可能。

  目睹了當時情景的美國記者埃德納·李·布克記載說,1931年的抵制運動對中國這樣進行抵制活動的老手來說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她看到一個與日本商品有關的商人被扔進木籠,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-就好像是一只銷售了日貨而背叛他祖國的奇異野獸。 人們對那些采取了過激行動的人持寬容態度,甚至將之視為民族英雄。 在武漢,有人因把一枚炸彈扔進一家被認為銷售了日本衣物的商店而遭逮捕,他僅僅被處以緩刑就釋放了。 各地的日本僑民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襲擊。 1931年1月18日,上海三友毛巾廠的激進愛國工人毆打了幾個日本僧人,導致一人死亡。

兩天后,日本僑民放火燒了這家工廠,這成為一·二八日軍攻擊上海的直接導火索。